论坛体番外:意难平

你们植树我挖坑:

前言:

好久之前的那个挖坟系列,我在历史尽头等你的那个柱斑部分的番外......我居然写出来了?大概大家也都忘干净了_(:зゝ∠)_毕竟我连格式都忘了,就是讲讲陪葬品的由来,然后抒发一下我无处安放的抒情之心。

结束了。

千手柱间跪倒在一片倾盆大雨当中,,他低头看着倒在河水当中的宇智波斑,未被水波遮住的那一半白皙脸庞虽然有了一些污浊,依然是平和安静的样子,他试探着伸出手想要擦干净斑脸上沾染的脏东西,手伸到一半的时候,又忽然缩了回来,柱间的目光径直盯着斑的脸,眼神中的亮光一点点地熄灭了。

雨仿佛忽然之间下得更大了一些。一滴一滴的雨滴落在水中,漾起一道道波纹,斑的衣服还在跟着水波的荡漾在水中飘来飘去,发丝也在水中肆意舒展,有水痕顺着千手柱间的下眼睑滑下来,在战斗之后布满脏污的脸庞上滑下两道印记。

是柱间哭了么?

不是的,木叶的火影是不会哭的。他只是忽然间感觉到一种无力,仿佛感情这一元素离开了他依旧残留在这世间的身躯。

忽然一阵天旋地转,他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雨水从天上兜头而下,敲打在终结谷永不停息的河水当中,滴滴答答的声音里,他伸出双手,把斑向自己的怀中拢了拢,然后将头埋在斑的颈侧,他们曾经这样相互依偎,他曾在那样一个阳光温暖的午后,从背后抱住斑,这样的埋在他的颈侧,斑被从背后抱住这个突然的动作惊得差点回手打到他凑到旁边的脸,但是在看到是他时及时地收了手,他就像现在这样把脸埋在斑的颈侧,轻嗅着斑干净的气味,感受着斑和他说话时,顺着他贴在颈侧的脸颊传来的丝丝震颤,然后他就开始笑,笑起来时候呼出的吐息逗得斑也跟着笑了出来,他们在木叶的午后,站在被从树叶缝隙中泄露出的光斑打得斑驳的地上,屋子里,两个人,就这样抱着笑成一团。

在那之后,很久很久,他都没有再像这样把斑拢入怀中,却每每在梦中,看到那个午后让人眩晕的光景。

现在,他终于又一次不在梦中拢着他了。

他在雨中收紧了双手。

这一日过后,柱间依然走在木叶四通八达的路上,依然接受着众人敬爱的目光,他们看着他,看着这个从邪恶入侵者宇智波斑手中保护了木叶的大英雄,看着他从一开始的意气风发慢慢走向了暮气蔼蔼,他在一条看似光明的路上为大家开路,然后自己一点点走进了黑暗,他在黑暗中看着人们在光明里欢呼,然后转头看到黑暗一角中蜷缩的自己。

你也会很难受很难受对么,从今往后,你就再也不能拥他入怀了。

柱间开始在屋子里做木雕,他做了很多很多个,每一个都是斑,每一个又都不是斑,他雕了各种各样的斑,坐着的,站着的,手里拿着扇子戳到地上的,带着木叶护额的,穿着宇智波族服的,但是他们都是空洞着表情,他们的脸上一片空白,没有笑,没有哭,没有怨恨也没有喜悦,他们就这样长久的矗立在这间屋子里,看着坐在一堆木雕当中的柱间,无悲无喜。

柱间手里只攥着那个张开双臂微笑着的斑,全都不是了,他雕不出他的样子了,他雕不出当年那个会在他拥抱中微笑着回抱过来的斑了,世间唯此,独一无二的斑没有了。斑走的时候带走的另外一个合抱的柱间小木人,现在大概也只能在哪一个黑暗的角落,和他一样孤单单地伸着手臂,妄图在空气中拥抱他永远不见的爱人。

千手柱间逐渐虚弱,他不再像从前斑刚刚离开那样,手里拿着斑当年扔给他的写有逃跑信号的石头,枕边放着两缕缠绕在一起的黑发就仿佛握着一个誓言一样相信斑会回来,相信着斑会想明白那些问题,相信着斑绝对不会忘记当年两个小小少年在悬崖上面说起的理想,还有建村初期两个青年挑灯夜战制作出的发展规划,他觉得他会回来,会犹如当年河边的突然的相遇,在某一个时刻忽然出现在村口,带着上天给他的另一个新的启示。但是现在,他亲手把自己的天启杀了啊,上天不会给他第二个启示了,他也该离开这个世界了。

这一天晚上,千手柱间尤为平静,他叫来扉间,把后事安排都和他说好,将下一代火影的重担放到他的身上,然后自己默默地把关于斑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他在灯下用查克拉做了一个新的小盒子,然后取出两缕纠缠的黑发放了进去,扉间看着大哥自己在屋子里跑来跑去,拿出头发拿出石头拿出木雕,每一样都保存完好,但都还存在有人把玩的痕迹,他终于开口了

“大哥?你......”

但是他说不去了,他看到柱间用木遁做了一个棺材,然后开始往里面灌输查克拉,他想要上前拉开柱间的手,但是柱间只是看到他将要动作的身影,抬头说了一句

“果然还是放心不下斑啊。”

扉间忽然不想拉开他了,因为他突然间明白,大哥再也留不住了。

“我死后你就用这口棺材,把我刚刚拿出来的东西都放进去,和斑合葬吧,让我陪他更久一些。”

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在晨光乍破时手拿一个木偶去世,第一缕阳光从窗户打过,照在他笑着的面庞上,几日后,二代火影将千手柱间的棺材和已死去多时的宇智波斑一起葬在了南贺川。

人生如此。

后来,就是四战上战场重逢,柱间感受到了斑的查克拉,兴奋的难以自持,他一路兴奋的往斑的身边赶去,他太久太久没有见过他了。

他们重逢在硝烟四起的战场上,但是千手柱间知道斑只是换了个方式实现他们儿时的理想,斑没有忘记小时候的梦想,只不过换了个一人踽踽独行,守着沉睡世界做着清醒梦的孤单之旅,他为斑没有忘记最初的梦想感到由衷的喜悦,也为眼下的状况感到错愕。

斑杀了很多人,比当年在木叶杀的人还多,他站在即将爆发的十尾面前邀他一战,柱间心里忽然很开心,仿佛爆发在终结之谷的一场大战并没有给二人的关系留下什么罅隙,斑的心里并没有对他的怨恨,原来在斑的心里,他当时做的选择就是最正确的,也是最尊重斑的,他是可以理解的。

就如现在这般,初代火影千手柱间已经死了,他在这里可以以一个想要阻止挚爱之人的普通身份出现,他可以不考虑站在自己背后需要保护的人民,和斑酣然一战,即使现在他战败被斑用黑色棍子钉在地上,他依然觉得这是一次二人抛弃过往的交汇,他依然觉得斑在维护二人理想的路上走的意气风发步履坚定。

我懂他为了理想的付出,亦如他懂我。

再后来,他又见到斑的时候就是斑一人孤单倒地,他感受着柱间靠近,睁开眼睛说:“柱间,是我做错了么?”

“不,你只是太着急了。”柱间终于好好的伸出手捋了捋斑散落在脸颊上的头发“我们是时候放手了,到另一个世界好好喝一杯吧。”

“哼,你还真是老样子。”斑忽然笑了出来,然后对着站的远一点的鸣人说道“九尾小子,你到时候把我放在基地里的储物箱最下面的东西拿出来放到棺材里吧。”

“能拜托你么?鸣人?”柱间也看着鸣人说道。

“啊?”鸣人一脸错愕。

“顺便把我们合葬吧,就葬回宇智波族地,泉奈的坟旁边吧。”斑半闭着眼睛说道“我就在这里,你抱着个空棺材干什么?”

“那就拜托你了,鸣人,再有劳你在斑的棺材里放上一对酒杯吧。”柱间伸手抚了抚斑的脸“我知道那个棺材里面没有你,因为怀里是空的啊。”

然后两个人忽然笑了,斑在微笑当中闭上了眼睛。柱间也逐渐变得透明,他冲着站在一边还在愣神的鸣人说道“千万不要让自己后悔啊,我和斑的事情就拜托你了。”

他低头看着躺在地上闭着眼睛的斑,笑着离开了,他们两个仿佛各自走了很久的旅途,最后在尽头相遇,依然微笑着说了你好。

后来鸣人终于明白了柱间所说的不要后悔之事是什么,但是他做的选择不同,没有留下任何遗憾,他和佐助两个人一起去了斑曾经待过的基地,也找到了他所说的那个储物箱,他们将那个放在角落的箱子拿了出来,然后向下翻去,鸣人的指尖触到了木头的质感,于是他看了一眼佐助把东西拿了出来,一个并没有什么特色的方盒,里面放着一个木雕小人,一个更小的方盒,一块石头,下面压着一个闪烁着一点银白的护额。佐助看了鸣人一眼,默默地说道:

“把这些东西都拿走吧,拿去给他陪葬好了。还有回去就把初代的棺材起出来,一起葬到宇智波族地吧。”

并坟的那天是一个温暖的午后,宇智波斑的棺材先被放了下去,随后千手柱间的棺材被缓缓放了下去。

柱间的棺材才刚刚被放平,鸣人和佐助就一脸错愕的看着从柱间的棺材边忽然伸出了许多藤蔓,一层一层的将宇智波斑的棺材包裹了起来。

就仿佛,一个阔别已久的拥抱。


评论
热度(282)
  1. 🍋文件夹📂你们植树我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