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体番外:经年一梦

你们植树我挖坑:

前言:

文笔辣鸡想狗带_(:зゝ∠)_想要给他一场好梦~这几天没有出现大概是玩了两天回来懒的动笔了吧。嗯,几回魂梦与君同,大概就是这样

卡卡西在一阵呜呜咽咽的风声中又一次来到了带土的墓前。

他已经不再年轻了,一条条斑驳的细纹爬满了露出的半张脸,曾经白皙的双手,如今也写满了岁月的痕迹,他的手中依然多年不变的拿着鲜花和一个食盒,缓缓地走到了这么多年一直熟悉的的位置,把墓碑面前枯萎的鲜花从水瓶中拿了出去,伸出双手缓慢的整了整新放进去的鲜花,然后从食盒里面掏出新买好的红豆糕,轻轻地放在了墓碑之前。这一套动作他做了几十年,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带土,我最近觉得身体越来越不好了。”卡卡西扶着墓碑缓缓地坐了下来,他已经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在墓碑之前长久的站着和带土说话了,他带着带土的嘱托,带着他的希冀,独自一人在这个人间走了好久好久。

就这样卡卡西和带土一个躺着,一个坐着,两个人依靠在一起,默默的感受着夏天的蝉鸣。卡卡西觉得自己和带土说过的话太多了,太多了,现在就想靠着他,静静地,什么也不说。蝉鸣一声一声的传来,树叶被吹得飒飒发响,插在花瓶里面的花香被风纠缠着向远方飘去。伴着花香,卡卡西偏头倚在墓碑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有人一步一步的向他靠近,花瓣被来人脚步所带来的风震落下来飘飘忽忽的落在了地上,那人在卡卡西的背后发出孩童特有的软糯童声。

“我说笨卡卡”

卡卡西猛地把头转了过去,伸出一只手指着来人的脸说道

“你今天又去扶老奶奶过马路么?”

“对啊,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老奶奶.......”

“我很怀疑为什么所有老奶奶都去找你。”卡卡西打断带土的辩解说道“好吧,就算你去扶老奶奶过马路,但是你迟到了。”

“我的红豆糕呢?”带土看了看卡卡西。

“红豆糕我带了,在地上,你不要转移话题,你到底要每天要扶多少老奶奶过马路?”

“笨卡卡......”带土跑上来抱住卡卡西的撒娇的说道“我可以吃红豆糕么?”

“你吃吧”卡卡西彻底被打败了,和他说没有用,带土根本不听。

带土坐在地上嘴里塞着满满的红豆糕,一边吃着一边还非要说话,使得说出来的话特别的难以分辨,只能隐隐约约听到红豆糕好吃,好久没吃过一类的话。

卡卡西坐在一边看着带土狼吞虎咽,心里想着爱吃甜食的毛病你到底什么时候能改,然后看着看着忽然就自己笑了,改了就不是带土了啊,爱吃甜食也好,爱迟到也好,爱扶老奶奶过马路也好,每一个都是带土才能有的特质啊。这样的带土才是带土啊。

身后又传来了脚步声,有点沉重的大人的脚步声,脚下的风使得草地上的小草来回晃动,来人从后面抱住了卡卡西,伏在他的耳边对他说道“想我了么,笨卡卡。”有点暗哑的声音在卡卡西的耳边使得他的耳膜一阵阵震动,卡卡西转过身去,发现带土穿着一身木叶上忍的衣服,一只眼睛被护额挡住,他放开卡卡西,坐在他的旁边冲着他笑了笑。

“我可是很想你了啊。”

带土说我这句话之后,忽然又低头笑了出来,坐在地上也不老实的往卡卡西这边拱了拱。

“我就说这个任务和你一起去做,水门老师偏偏不让!一只写轮眼发挥不出我威震八方的名气啊!”

带土愤愤的说道。然后拿起红豆糕放到嘴里用力的嚼起来,顺手塞了一个给卡卡西,卡卡西心情复杂的嚼了两下,发现带土的口味果然太甜了。带土心满意足的吃完了一盒红豆糕后,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轻轻靠在了卡卡西的肩膀上,调整一下姿势,然后睡着了。梦里还在嘀咕着我和卡卡西是超级厉害的搭档,对面全是垃圾等等乱七八糟毫不搭调的梦话。声音的震动,顺着卡卡西颈侧酥酥麻麻的传到大脑,卡卡西听着听着没来由的就是一阵安心,然后偏了偏头,抵在了带土的头上睡着了。微风轻轻的拂过草地,拂过依偎在一起的两个人,然后拂过岁月,吹的越来越远。

忽然眼前一晃,卡卡西站在了火影楼前面,村民全都聚集在楼前,他转着头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在远处的火影岩上面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那是有人在耳边数十年如一日一直念叨的梦想实现的印记,人群里忽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火影楼顶的来人拿着斗篷,背后写着五代火影的大字,披风一挥的转身瞬间,卡卡西觉得有火影袍的衣角拂面而过,让他觉得仿佛世间最温柔的抚摸缠绵而过,他感到由衷的欣喜。带土站在楼顶像他用力的挥了挥手,然后笑的犹如冬日暖阳一般在卡卡西的瞳仁中明晃晃的灼出了一片春暖花开。卡卡西抬起右手,也向着带土站的方向挥了挥手,然后自己站在楼下开心的笑了。

再后来卡卡西和带土,两个白发皑皑的人互相搀扶着走在大街上,偶尔路过的路人还会对带土尊敬的叫上一声五代火影大人,带土执意的拉着卡卡西向甜品店进发,卡卡西只好跟着他一起去,尊敬的五代目大人在甜品店找到了新的爱好,总是跑去喝甜品店出的红豆汤,甜品店的小姑娘看到搀扶而来的二人,手脚麻利的准备好了可以打包带走的红豆汤然后恭敬的交到带土的手中,带土开心的一手拿着红豆汤,一手拉着卡卡西回家,一路上还非要和卡卡西忆往昔峥嵘岁月,卡卡西也开始跟着回忆起来两个人小时候互相看不顺眼啦,后来出任务的时候扬名各国啦,再后来带土当上火影带着村子越发繁荣啦,两个人一边说一边走,互相搀扶的两个佝偻了的老人,被夕阳投下的影子拉的长长的,仿佛又重现了当年的风华正茂......两个人搀扶着向前走,仿佛就能这么走入时光的尽头。

这曾经是卡卡西所能想到的,属于带土的很长很美好的一生。

一片树叶轻飘飘的掉在了卡卡西的鼻子上,卡卡西打了一个喷嚏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倚在墓碑上睡着了,他俯身亲了亲墓碑然后扶着它站了起来,挥了挥手在炊烟升起的时候独自一人走回了家中。

家中是没有炊烟升起的,卡卡西走到玄关按下开关,灯光一下子亮了起来。他拉开抽屉拿出带土留下来的复健记录,幼稚的笔体写在封面上,让卡卡西不由得笑了出来,然后伸出一只手摩挲着封面,再轻轻地翻开本子,里面乱七八糟的写着带土的话,还有一些自己的回复,当年带土死之前告诉了卡卡西自己基地所在的地方,虽然本意是让卡卡西取走放在基地里各种乱七八糟的卷轴,卡卡西最后还是把带土所有的遗物都从基地里面带了出来。说是遗物,其实也没有什么东西,最有意义的也不过是一个本子而已。卡卡西把带土的遗体带回村子安置好之后,就跑去带土的基地把东西都拿了出来,晚上打开带土的日记本在灯下一个人看了起来,然后开始回复带土那些日记,仿佛要把亏欠多年的和带土的交流全都记载下来。那是他错过的和带土一起的光阴。

卡卡西把复健记录放到了床头,和他摆在床头的两个相片,还有挂在相片旁边的铃铛放在了一起,接着走到桌子前面,拉开另一个抽屉把里面的东西拿在手中,再走到玄关处按下开关,然后爬上了床,轻轻的把那个东西扣在胸前。断开的白牙,在窗口处折射着月光,照的床头明晃晃的,寂寂的夜里,一声呼唤轻轻地传来

“卡卡西,你来了啊。”

‘嗯’卡卡西微笑着在静寂无声的夜晚中轻轻闭上了眼睛。

 

 


评论
热度(209)
  1. 🍋文件夹📂你们植树我挖坑 转载了此文字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