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魔改版


十三


        从板间那里得到的消息,让扉间觉得自己的生命进入了倒计时。

        摔啊!明明不是他的锅好吗?

        但那是个会跟人讲道理的家伙吗?想想初次见面时那一片手里剑雨吧!估计那还是因为顾忌到自己的弟弟不敢用大威力的火遁,如果是在战场遇上了……...


晋江魔改版


十二


        板间从未像现在这样绝望,谁能想到在防守严密的本阵后方送个信,也能发现宇智波的踪迹。不,不是他发现的,而是对方特意现身在他面前。五个人,四双写轮眼,慢慢将他包围起来。

        死定了。

        即使对结局已有定论,板间仍无法克制自己的恐惧,不止是对生的渴望,更多的……大概是源自大哥给他讲的鬼故事...

晋江魔改版


十一


        侥幸捡回一条性命的千手扉间被族医勒令卧床静养两个月,因为他的情况比同样重伤的瓦间可要严重多了。

        这一下,不能再参与族务及情报整理的扉间彻底断绝了消息来源,于是他除了在回族地的路上从柱间口中确认了下谷之战的结果——羽衣大败之外,并不知道后续还发生了什么,自然也没想到,这场因他而改写了结局的战斗竟把千手和宇智波这两大忍界豪族也拖下了场。...


晋江魔改版



        可是才闭上眼不久,扉间又不得不努力再撑开一条缝——谁来解释一下,刚才那一刀是怎么从脖子偏到右脸上的?

        动手的宇智波泉奈得意的朝他笑了笑:“抱歉,手滑了,不过现在两边总算是对称啦!”

        噢,你开心就好。...


晋江魔改版



        对于突然闯入的第四个人,无论是泉奈还是扉间都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

        就算是扉间,哪怕他是感知型忍者,可先是一场意料之外的战斗,再是影分-身突然解除带来的一系列副作用,让他的身体完全处于超负荷运转的状态,而最后的死里逃生更是催化了这种变化。在绷紧的神经完全松懈下来之后还能硬撑着不昏迷,已经是他意志顽强体质超人了,哪里还能发觉有人靠近。...


晋江魔改版



        千手扉间的话顿时逗乐了对方,那家伙就这样站在洞口哈哈哈的笑个不停,等再开口的时候身体还有点打颤:“二对一?宇智波可从来没有与外族人联手的先例,更何况当你说出刚才那番话,就别想洞里的那个小东西再相信你了!”

        “他们……可从来不会把信任交给随时可能背叛的家伙!”那人说完,又露出一个极恶劣的笑容,“还是说,你想把我骗进去?用机关对付我?别以为我会上当啊!”...


晋江魔改版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九年,但千手扉间还是不能像本土居民那样接受某些奇葩的观念。比如忍者明明拥有超人的力量,却地位卑下,一边被使用一边被厌恶。如果不是他还没有足够的力量……

        扉间握紧了拳头,还有对孩子下手这种事,无论多少次他也没法习惯!以前在战场上为了保命无可厚非,这次还是算了吧。...


晋江魔改版



        看到瓦间鲜血淋漓满身狼狈在地上挣扎的模样,担忧、悔恨、后怕、庆幸交织缠绕着在扉间的心头翻滚,他轻轻抱住差点失去的弟弟:“抱歉,我来晚了。”

        瓦间只觉鼻子一酸:“没有,才不怪扉间哥!要不是……要不是……”

        这时他才感到恐惧与害怕,随着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之前被遗忘的疼痛顿时如同汹涌...

晋江魔改版



        千手扉间选择了签订通灵卷轴。

        尽管现在他对这类软体生物依然有很强的生理性厌恶,但是为了弟弟,没有什么是不能忍耐的。他环顾四周,药品、武器、起爆符、兵粮丸和清水,甚至一些备用衣物全部准备完毕封印进了卷轴,服了药还没醒的板间则被他托付给隔壁的婆婆,族里最近发生的事务他也写好简略放在了书房。该做的全做了,没有遗漏。...


晋江魔改版



        扉间本以为自己只是暂时接手厨房,等过段时间父亲自然会安排人手接替自己,毕竟他将来可是要上战场的忍者,怎么能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

        可没想到,在吃过一次他做的饭食后,父亲顶着柱间、瓦间、板间几个急切期盼的目光,对他正色道:“扉间,你记住,体忍幻遁才是一个忍者强大的根本之道,这方面的锻炼绝对不要放松!”...


最近迷上了柱斑这对CP,只是柱斑,不是火影。

©  | Powered by LOFTER